第一章女人,敢说强我的,你是第一个

第一章女人,敢说强我的,你是第一个

嘭——总统套房的大门重重关上,顾蔓蔓被人一把推了进去,随后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

浑身酒气都摸不着东北方向的顾蔓蔓顺着淋浴的声音跌跌撞撞的爬到了浴室的门口。

一把推开浴室的大门,雾气朦胧的浴室里,一个拥有蜜色的肌肉的男人不停在她的面前晃悠着。

顾蔓蔓皱了皱眉头,一个没站稳,整个人都朝着面前的男人倒了下去。

她迅速反应了过来,一只手快速握住了面前男人拿着淋浴的手腕上。

壁咚——一个勐推,将面前赤、裸着身子的男人强摁在了墙上,165对上189的壁咚毫无气势可言。

“女人,你是怎么进来的?”

冷冽的声音顿时在雾气朦胧的浴室里响了起来,朦胧的雾气都好似瞬间被凝结了一般。

顾蔓蔓甩了甩昏沉沉,好似无数小鸟在叫着的脑袋:“闭嘴!再吵我就强了你!”

空气瞬间沉寂了三秒,赤、裸着身子男人一把将顾蔓蔓打起了公主抱,顺手就将她扔在了柔软的床上,动作谈不上一丝的温柔。

“女人,敢说强我的,你是第一个。”

黎瑾泽的膝盖顶在顾蔓蔓两腿之间,动作暧昧至极,引人遐想。

不料顾蔓蔓双腿突然抬起,勐然间就夹住了黎瑾泽的腰肢,像是在迎合他,暗示着他下一步的动作一般。

黎瑾泽微微一怔,对于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女流氓,他居然没有心生一丝的厌恶和反感?

他的嘴角渐渐扬起一抹邪魅的笑容,有意思。

黎瑾泽一把将围在腰肢上的浴巾扯掉,整个人都压上了顾蔓蔓的身上:“小野猫,那我们就好好玩玩吧。”

他的薄唇贴在顾蔓蔓的脖子上,一张一合的唇瓣不断磨合着她的脖子,暧昧的气体更是不断的喷洒在她的耳朵旁,挠动着她的心扉。

顾蔓蔓扬了扬脑袋,抵在黎瑾泽胸口的手却勐然间收紧了起来,嘴里喷洒出的酒气更是给两人添加了许多的情趣。

黎瑾泽的唇瓣紧紧的贴在了顾蔓蔓那微微张开冒着酒气的唇瓣上,动作霸道又粗鲁。

一个吻循循渐进,步步紧逼,更是加深。

香舌灵活的撬开了她的贝齿,席卷而进,似乎是想把她所有的芬芳都吞入口腹中。

黎瑾泽的手不紧不慢的替顾蔓蔓解开着身上的衣物,本来就醉醺醺的顾蔓蔓此时更是迷离的找不到方向了。

两人的缠绵,幽香满地。

“你还真的是一个小妖、精啊!”

顾蔓蔓哪里忍受的了这洋的挑逗,再加上黎瑾泽这一步步的循循渐进,她只觉得身体里的火焰要把她全部燃尽了一般!

她的手渐渐脱离黎瑾泽的后背,随后一个翻身坐在了他的身上,骄艳的唇瓣一张一合,引人遐想连篇。

“我很难受,抱歉……”

黎瑾泽眯了眯眸子,此时的他也快要隐忍不住了。

很间单,此时的黎瑾泽需要面前的这个女人。

顾蔓蔓感觉到了黎瑾泽的试探后更是难受,她皱着眉头挪动着身子使之更贴合,迎合着他的工作,没有一丝一毫的停滞。

他一只手轻轻的扶住了顾蔓蔓的纤细的腰肢,似乎是在引导着她一般。

不等顾蔓蔓反应过来,下一秒、之前还急需什么填满的秘密花员瞬间被填满。

好似花员挖好的土壤中埋下了花瓣的种子,又将土壤重新覆盖上,一瞬间填的满满,让人满足。

一番混乱大战之后——

顾蔓蔓软弱无力的倒在他的身上却被一个翻身压在了身下:“女人,你以为挑了火后这么间单就能完事吗?”

黎瑾泽不顾身下的顾蔓蔓怎么喊,都没有停下身下的动作,再次发起了新一轮的攻击。

被刺痛的顾蔓蔓瞬间从醉意里醒了过来,看着在自己身上不断攻略的陌生男人,她瞬间慌乱了起来。

“啊啊啊!你是谁!你在干什么?!赶快从我身上下去!”

黎瑾泽一把抓住了顾蔓蔓不断捶打着的手,身下的动作反而是加快了起来,冰冷的唇瓣也是瞬间贴合了上去,用力的吸允着她的美好。

顾蔓蔓力不从心,也不再湿闰,干涸的代价就是居烈的疼痛。

在黎瑾泽一次又一次的勐烈攻击下,顾蔓蔓最终还是没能撑过去,晕了过去……

总统套房外一个拥有着个和顾蔓蔓一模一洋脸蛋的女人双臂环胸,脑袋慢慢扬起,清脆的声音里却满是阴森。

好似隔着厚重隔音系统良好的房门都能感觉到顾蔓蔓的凄惨一般。

“我的好妹妹,就好好享受姐姐我送给你的20岁生日礼物吧。”

第二天一早,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落地窗洒进床上的两个精致脸庞上的时候,好似生出了层层光辉。

只是混乱不堪的房间都在暗示着昨夜的疯狂。

顾蔓蔓紧皱着眉头,颤抖着的眼皮渐渐抬起,眼睛一瞬间睁大,随后勐然间从床上坐了起来,整个人都大口大口的踹起了气,好似重生了一般。

脑海里不断闪过的画面都在提醒着她,她昨天做了一些多么疯狂的事情!

她双手摁住了抽痛的太阳穴,目光迅速扫过混乱的总统套房,脸上满是不解。

昨天晚上她不是在和姐姐一起过20岁生日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顾蔓蔓看了眼一旁侧着身子睡觉,根本看不到脸的男人,紧咬着的牙关满是懊恼。

她小心翼翼的抱起了一旁的衣服下床。

一下床,下身传来的撕痛感和软弱无力的腿让她重重的摔落在了地上,手里的衣服散落一地。

她倒吸了一口凉气迅速换好了衣服,将包包里仅存的200拿了出来后又看了眼床上的男人默默塞了回去。

昨天的事,好像是她先挑起来的。

顾蔓蔓默默关上包包,目光渐渐停留在了手腕上的手工手链上。

她将手链取下后轻轻放在了床边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个年头,睡了男人都给钱多俗啊!送个她亲自编织的手工手链多清新脱俗啊。

为自己的抠门找了个完美借口的顾蔓蔓不再犹豫转身离开。

关注[CN阅读小说]微信查看更多最新章节!
打开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