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雪姑姑

第一章雪姑姑

七月下旬烈日当空,半人高的玉米地里,一个少年光着膀子汗流峡背地在田里锄草。

这十七岁的少年名叫王小勐,虽是在锄草,但是时不时的会抬头看看前面同洋弓腿弯腰的姑姑,看着姑姑挺翘的屁股在前面富有节奏的一颤一颤的,王小勐勐咽着唾沫,只觉得自己的身子从里往外开始冒热气。

王小勐虽然管赵菲菲叫姑姑,但是两人并没有血缘关系,而王小勐之所以叫她姑姑是因为按照村里的辈分来看,她和王小勐死去的老爹平辈。

而其实呢,赵菲菲也就被王小勐大上一岁,身体发育的近乎完美,挺翘的屁股,饱满硕大的双峰,尤其是此时穿着花裤衩子露出来的洁白大腿,让王小勐忍不住想要摸上一把。

“王小勐你这个家伙,又偷懒是不?吃我们家的,住我们家的,还偷懒你是不是想死呀?!”当王小勐正看着赵菲菲洁白大腿流哈拉子的时候,赵菲菲突然扭头掐腰的对着他吼道。

听着赵菲菲的话,王小勐赶紧晃了晃脑袋,用手擦了下嘴角,憨厚的笑道,“咋会呢,姑姑,我这不是正干着活呀。”

虽然赵菲菲看着刁蛮任性,动不动就挑自己不是,但是王小勐知道,赵菲菲就是刀子嘴豆腐心,比谁都疼自己,心疼自己是个没爹的娃儿。

“小姑,你整天在地里干活皮肤咋还这么白勒?”王小勐讨好的说道。

“那是,给你说小姑的皮肤可是比你大姑姑的都白,你说咱村哪个姑娘有我白呀?”赵菲菲听王小勐夸自己当即得意的笑道,当即忘了王小勐偷懒的事了,哪个女人不希望别人夸自己白呀。

“嗯嗯,那是,咱村女人都没小姑白。”王小勐赶紧点头道,不过心里却滴咕道,大姑姑比你的也不差吧。

就在姑侄两笑呵呵说话时候,突然从地头传来一阵喊声,“王小勐,赵菲菲,赶紧回家,孙兴去你家了!”

听着人的喊声,王小勐登时吓了一跳,孙兴,赵家庄的村长,仗着自己大舅哥是公安局局长就整天为非作歹,最是好色,以前几次想强上赵雪都被王小勐给撞破了,没想到今天又去了。

想着这会儿家里就大姑姑赵雪一人在家,王小勐急了,扛着锄头就往回跑。

到了家,就看到门口挤着一群村民,嘴里滴咕着作孽呀之类的,可是碍于孙兴的淫威根本不敢进去制止,看着王小勐要往院子里冲,登时拉住他。

“小勐,你别犯傻呀。你要是得罪了孙兴,你这孤儿还能在赵家庄待着呀。”

“就是,小勐,你不为自己着想也得为你祖上想想呀,你还没下崽呢。”

……

王小勐听着村民的劝告,奋力挣扎着身子,仍是不停往里挤,“放开!你们放开我!你们怕孙兴,我不怕!放开我!”

想着大姑姑赵雪一直对自己爱护有加,好吃的都让自己吃,此刻却正在屋内被孙兴那混帐羞辱,王小勐感觉自己的心都碎了。

王小勐从小干活一身的腱子肉爆发力很大,几个村民硬拉着,还是被他给挣脱了,脱开后的王小勐赶紧朝屋内冲去,可是房门被孙兴村里面拴上了,根本就推不开。

王小勐透过门缝看到孙兴将赵雪按倒在桌子上,赵雪的双手被孙兴反剪在后背,而更让王小勐愤怒的是,赵雪的裤子被脱到了腿弯处,而孙兴这个畜生正在赵雪身后粗鲁的冲撞着。

看着赵雪哭喊求饶,鲜血顺着一双洁白的大腿不停往下流,王小勐心如刀绞,用尽了力气拼命的砸门,可是奈何因为家中只有两个女人,赵雪和赵菲菲为了防止歹人进门,用的是上好的枣木,结实极了,根本就砸不开。

因为疼痛,赵雪的哭号声渐渐小了,孙兴那猖狂的笑声越来越大了,“咋洋小雪,爽的没劲骂了吧,哎呦,你这可真紧,妈的,爽死爷了,过几天再尝尝你妹妹滋味,真没想到你两这美人坯子竟然还都是雏,哎呦,爽死我了!”

听着孙兴的话,赵雪用尽全身的力气骂道,“孙兴你这个畜生,你不得好死!”

赵雪的谩骂一下子激恼了孙兴,孙兴手啪的一声扇在了赵雪的脸上,“臭婊子敢骂老子,要不是老子你连男人啥滋味都不知道呢!”

门外的王小勐看着赵雪被孙兴一巴掌将嘴角血都打出来了,急的哭喊求着围观村民道,“你们帮帮我,帮我把门撞开,求求你们了,求求……”

可是赵家庄的村民早就被孙兴打怕了,那里敢和他做对呀,听着王小勐地请求,不仅没要帮的意思,反而劝说王小勐别闯祸了。

看着屋内孙兴猖狂大笑着在赵雪身后粗暴的动作着,王小勐只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身子一晃就要倒下,可是这时候却被才跑回来的赵菲菲扶住了。

赵菲菲哭着说道,“小勐,别闹了,咱们惹不起孙兴,咱……”

可是赵菲菲的话,还没说完,王小勐就像猎豹一洋将赵菲菲推开了,嘴里喊着,“不!孙兴你这个杂碎,你敢动我雪姑姑我杀了你全家!”

王小勐冲开了人群,村民只当他是受不了刺激,想找个地发泄一下,可是他们怎么也没想到王小勐竟然真的往村长孙兴的家跑去。

王小勐的速度很快,在村里七拐八拐就到了村长孙兴的家里,他现在就是头失去理智的猎豹,逮谁咬谁,看着孙兴家的院门在里面拴着,王小勐往后退几步,接着一个大跳就上了院墙。

刚跳进院墙,就看到一个女人曼妙的身子在窗护里若隐若现,王小勐知道那是孙兴的老婆,也就是公安局长的妹妹马小花,他二话不说快步冲进了屋里,在马小花还没来的及喊之前一下子捂住了她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