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王艳大姐

第001章王艳大姐

刘旭正站在马路边上等过路车。

等了十多分钟,看到一辆拖拉机经过的刘旭急忙招手。

刘旭还没开口,开着拖拉机的女人就道:“哟!这不是旭子吗?怎么突然跑回来了?”

“想你了呗!”

开着拖拉机的是一个看上去三十多岁的女人,留着一头乌黑长发,穿着花色衬衫,灰色长裤。或许是因为这天实在是太热了,她的袖子和裤管都卷着,姣好的皮肤更是铺着一层香汗。

不过最让刘旭留意的还是,这女人的胸特别大,沉甸甸的。

这个女人叫王艳,和刘旭家就隔着三四护而已,再加上她也就比刘旭大个十岁左右,所以刘旭小的时候,王艳就像大姐姐一洋照顾着刘旭,经常拿地瓜、辣条之类的给刘旭吃,所以刘旭对她的印象非常深刻。

听刘旭这么一说,王艳就哈哈笑道:“你个娃子,是想大姐我稍你一乘吧?”

没等刘旭说话,王艳就拍了拍边上,道:“上来,赶紧着,还得赶回去做饭给孩子吃。”

待刘旭挨着坐下后,王艳就开着拖拉机往大洪村的方向驶去。

王艳出了一身的汗,所以汗味非常的重,但这让刘旭感到更加的亲切,因为他就是闻着乡亲们的汗味长大的。

不过呢,王艳这汗味中还带着些许体香,加上刘旭是和她紧挨着的,所以喉咙就有些干,他还借着身高优势偷偷瞄了眼王艳那微微敞开的领口,一片刺眼的雪白。

“王姐,现在卖菜之类的都是你一个人在干?”

“哎!”重重叹了口气,抹了抹下巴处的汗珠的王艳就道,“那个老不死的在深圳打工,工资不高又好赌的,叫他寄点钱回家,那间直像是会要了他的命。要是我不努力点,我和我女儿岂不是要饿死了?”

“我倒是有听我妈妈说过你老公的事,那死性子还是一点没变吗?”

“等他性子变了,估摸着他已经进棺材了,”又是重重叹了口气,王艳道,“旭子啊,要是你早生个几年,我就跟你好了,也就不用像现在累死累活的,真累!”

“我以后都呆在村里,要是王姐你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的,你只要跟我说一声就行了,”说着,刘旭还撩起袖子让王艳看他的肱二头肌,“以前没力气,帮不上什么忙,但现在我力气多得是,王姐你要我跟你去扛大米扛木头扛猪扛牛的都没问题。”

“扛个媳妇呢?”

“还没。”

多瞧了刘旭几眼,王艳就咯咯直笑道:“你这娃子真是越长越俊了,村里头那些女娃子都要被你迷死了。你要挑个媳妇呀,随便一指,那女娃子淮盖个大红布直往里床上钻。”

“王姐你爱开玩笑的性子还是没变啊!”

“日子本就不好过,要是不来点自娱自乐,还不闷死了?”

见刘旭脸上都是汗水,王艳就拿着一旁的毛巾擦了擦刘旭左脸,并道:“赶紧拿着,要是翻车了,我就要被村里人骂死,说大学生归来,还被我给弄死了。”

“这是王姐你擦过的吧?”

“你介意了是不?在城里待了个几年就嫌这嫌那的了啊?”

“我不是这意思,”见王艳装得很认真,经常和王艳开玩笑的刘旭就哈哈大笑道,“王姐一定用这毛巾擦过很多地方,要是我拿来擦,岂不是占了王姐你的便宜?”

“不怕跟你说,我用毛巾擦过奶。”

“真的?”

“你闻闻。”

闻了闻毛巾,刘旭道:“没闻出来。”

抓过毛巾往领口里一塞,并擦了好几下后,王艳就将毛巾塞到了刘旭手里,笑道:“这下真擦过了。”

闻了闻毛巾,闻到一股淡淡的体香,刘旭喉咙就更干了,某处似乎要烧起火的他就装作很正经地擦着脸上和脖子上的汗水。

“对了,旭子,你不是大学生的吗?怎么要呆在村里,难道你要像我们一洋挖山种田啊?”

“我不是学医的吗?咱们村里那个中医太老,记性不好,去年我还经常听到村里人在抱怨。所以啊,我就打算在村里开个小诊所,帮乡亲们看个病开个药什么的。反正就是只收药钱,报答乡亲们这些年对我和我妈妈的照顾之恩。”

“这个好!”王艳对刘旭竖起了大拇指,“其实前些天我跟婶子她们还在聊你,说你是村里第一个大学生,是给村里人挣了口气。可是啊,我们又怕你翅膀硬了就飞了。听你刚刚说的,王姐心里还真是舒坦,看来我们没有看错人。”

“我是大家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是大家的儿子,要是我不把根扎在村子里,我还真不是个人了,”顿了顿,刘旭继续道,“估摸着过些天我要到县城进些药,到时候王姐你能开车捎我一乘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