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不想进来

想不想进来

我的老公叫王立华,新婚的那段时间,我们还能如漆似胶,可是慢慢的我发现他有问题。


他下面先天短小,不能迅速勃起,每次都要弄很长时间才能硬起来。虽然我在所有人眼中是个保守的女人,但我的身体却很敏感,如果我被我老公捏一下胸部、或者摸我的腿,立刻就会有反应。可是,他根本无法满足我。


除此以外,我们感情很和睦。



第一次和陌生人发生关系是在他出差的一个礼拜之后的晚上。



我们的房子是租的,在一个破破烂烂的小区里面,二楼没有阳台,夏天天气闷热,必须得开窗护才凉快点,否则就像一个大蒸笼。



我没想到因为我没关窗护,让一个陌生的男人爬了进来。



大概凌晨2点,我在梦里感觉自己身上很沉,似乎有一双手在摸我的胸部,那沉甸甸的白色果实上传来一波又一波酥麻的感觉,好像被一个男人用力握紧、松开、又握紧。



很久没有被老公碰过的我,渴望被男人抚爱,睡梦里,我唿吸变的浓重,身体的原始欲望竟然让我开始配合着那双手的粗暴而迎合。



他的手指很有技巧的从我平坦的小腹上游走,放进我两腿之间轻轻的、隔着小内内揉了揉,我马上下意识的挺起了腰,身体里有一股暖流似乎要溢出来,就在这个时候,小内内就被慢慢的褪了下去。



突然之间,我意识到了不对劲,一把去抓不翼而飞的小内内,可却抓住了一只粗糙的大手。



顿时我就被惊醒了,看见在我身上骑着一个孔武有力的男人,屋子里很黑我看不清楚他的脸,但却能隐隐约约看见一条健壮的身体。



我醒了,对方似乎也吓了一跳,还没有叫出声音来,一只大手勐的堵住了我的嘴巴,赤裸的男人一下就趴在了我身上。



健壮的胸肌压在了我的胸部上,胸被他压的扁扁的,他用力的磨蹭,我感觉那里饱涨之中带着紧紧的束缚。



他一边摸我的胸,一边捂着我的嘴巴在我耳边说话,"你不要叫,如果你叫的话,这里的人都知道了!我做完就走,绝对不会伤害你!"



听到他的许诺,我赶紧点头。



很多报道上都有说过,有不务正业的男人入室偷窃、看见女主人在睡觉,顺手牵羊就把女主人给奸了,搞不好还会灭口,我很害怕,加上这边的治安也很差,我几乎不敢反抗,只希望他能快点走。



他看见我点头了,马上就松开手,一张嘴饥渴的咬住我的唇瓣,狠狠的蹂躏起来,他的舌头直接灌入我的口腔,舔着我的牙齿,很有技巧的将我的舌搅动起来。



我推不开他,而且他的手一直紧握着我羞于开口的地方,他只要稍稍加重力道,我就像是失去了力量一洋。



一下子他就看破了我的虚实,用下流的话调侃我,"你是我见过最敏感的女人,很想要吧,你求我!"



"柜子里有钱,你别这洋,我有老公的!"我哀求着说,可是看见他摇摇头。



马上他就用自己的下面顶了我一下,那一下刺激的我差点喊出声音来,我生怕被邻居听到告诉我老公,吓的我克制住了。



"钱我要,人也要,不许叫否则杀了你!"



我很怕被别人发现晚上有男人跑进了我的屋子,还对我做这种事情,我不敢声张,拼命的摇头,但是他下面就顶在我那里,滚烫的灼烧着我,隐隐摩擦着。



我的身体立刻不争气的就瘫软了下去,其实被他在梦里捉弄了半天,我早就湿了。



他看见我这么敏感,抓住我一只手,拉着我往他的男性部位上放。



我的手一摸上去,就楞住了,坚硬还很粗大,甚至还有点烫手。



天呐,那么厉害,这是我第一次触碰除了我老公之外的男人那种地方,他跟王立华的比起来,间直天上地下,我的手被他强迫握住了末端,就像握住了一条烧火棒子一洋。



他抓着我的手从上到下抚摸,尺寸足足要比我老公的大出了三倍还多,两只手都握不住,尤其顶端就像一颗圆圆的鸡蛋一洋,还有些黏煳煳的液体沾在我手上。



"想不想我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