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美女,你有血光之灾!

第一章:美女,你有血光之灾!

九月的天气十分炎热,一辆开往松州市的长途列车正在铁轨上疾驰。

车厢内,徐婉溪秀眉轻蹙,樱桃小嘴微微撅起,好看的杏眸之中满是郁闷的神色。

“真是的,这臭小子已经靠在人家肩膀上睡了一个钟头了,到底什么时候醒来嘛!”徐婉溪撅着小嘴,对靠在自己肩上熟睡的青年小声抱怨道。

虽说她肩膀已经有些发麻,但这青年看上去很疲倦,再加上他睡颜也挺帅的,所以徐婉溪就没忍心叫醒他。

忽然,只见睡梦中的青年唿吸急促起来,整个人都开始绷紧,一双手仿佛在使劲抓揉着什么一般!

“天呐!这臭小子不会是在做那种梦吧!”

就在徐婉溪恶寒之际,青年一双大手竟是直接朝着她胸前袭来,这下徐婉溪终于是忍不住了!

一把将青年的手打开,徐婉溪怒声道:“魂淡!快给我醒来!”

青年名叫苏凡,被徐婉溪用力推开后,终于是微微睁开了惺忪的眸子。

睡眼朦胧的打量了徐婉溪一会儿,最后眼神停留在了她胸前部位,苏凡满是诧异的道:“诶?二丫,你那里怎么变小了!”

徐婉溪感受到了苏凡的目光,当即两手护住胸前,双眸含煞的恨恨道:“小魂淡,你还在说梦话呢?谁是二丫?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楚!”

这小魂淡,肯定是在梦里和那个叫二丫的在做羞羞的事吧?

居然还敢嘲讽人家小,真是叔可忍婶婶不可忍!

苏凡揉了揉眼睛,视线转向徐婉溪的俏脸,随后歉意一笑:“不好意思,把你看成我家奶牛二丫了,刚梦见在给二丫挤奶呢。”

噗!

这魂淡居然把自己当成一头奶牛?!

徐婉溪差点没被一口老血给呛死,暴跳如雷道:“你才是奶牛!你全家都是奶牛!”吼完之后转过头去,打算不再搭理这个讨人厌的小青年。

可苏凡眼神却依旧是在不断的扫视着她,就在徐婉溪又要发怒之际,苏凡忽然开口:

“美女,不出我所料的话,你马上就会有血光之灾。”

徐婉溪心里那个气啊!

“你这个小魂淡!占我便宜也就算了,居然还诅咒我有血光……呀!”

话音未落,徐婉溪忽然惊唿一声。随后眉头痛苦的拧成一团,双手捂住自己小腹,整个脸色都变得一片煞白!

“看,你大姨妈这不就来了吗,我没骗你吧?”

这家伙,原来说的血光之灾就是这个。可是,他是怎么算出自己会来亲戚的呢?

苏凡见徐婉溪牙关紧呀,额角上有丝丝冷汗淌下,当即诊断道:

“你这是因为长期作息时间不规律导致经期紊乱,加上体内偏寒所以才会导致痛经,不过我可以帮你缓解症状。”

徐婉溪疼的小嘴抽着凉气,听到苏凡的话后怔了怔,漂亮的眸子中满是诧异。

这家伙跟医生说的居然分毫不差!

“你要怎么帮我缓解?”

虽说跟一个大男生说这种事情让她很窘迫,但小腹传来的一阵阵撕裂般疼痛,让得徐婉溪顾不了这么多了。

苏凡笑了笑,道:“用这个!”

说完,伸出了自己的大手,嗖的一下,像一阵风般,竟是直接将徐婉溪的上衣掀起一小块,光洁如玉的小腹一下子就露了出来。

“呀!臭流氓!”

这突如其来的一下让得徐婉溪猝不及防,顿时惊唿出声。

可话音才刚落,苏凡更是将另一只手也朝着她的小腹贴了上去!

连异性的手都没牵过的徐婉溪,在感受到苏凡手掌温度的一瞬间,条件反射般的浑身一颤。

“臭流氓,你欺负我……呜呜。”

徐婉溪既委屈又害怕,本来身体就不舒服,还要被这个小魂淡轻薄,一下子眼泪就溢了出来。

“臭流氓?小钮,你这可是在汗蔑我了!我臭吗?一点也不臭啊!”

苏凡一本正经的说着,但贴着徐婉溪小腹的手,却是飞快的动了起来。

随着手指的舞动,一丝丝肉眼不可察觉的精纯能量,正朝着徐婉溪的体内勇去。

“你……小流氓!”

“还敢汗蔑我小?我小吗?掏出来能吓死你信不信?!”

“不要脸!”

徐婉溪又气又羞的继续骂道,刚想要推开苏凡的手掌,却发现小腹变得暖暖的,撕裂的疼痛也减轻了不少。

渐渐地,徐婉溪既不挣扎也不叫骂了,反而是闭上了双眼,仿佛很受用的洋子。

见徐婉溪眼眸微闭,脸上的苍白也已经被红闰所替代,苏凡知道病情已经缓解,当即便将放在她小腹上的手抽开了。

“嗯?”

感觉到温热消失,徐婉溪轻嗯了一声,竟是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

发现自己失态后,徐婉溪一张俏脸如同熟透的樱桃一般,赶忙是从背包里翻出一片姨妈巾,逃命似的往洗手间跑去。

片刻后,徐婉溪回到了座位上,撅着小嘴对苏凡抛去一个白眼,傲骄的说道:

“小魂淡,我叫徐婉溪,别以为你帮我治病我就会感谢你噢!”

此时她的脸上正有点点凉水滴落,通红的脸颊也正常了许多,显然是刚才在洗手间用冷水洗了把脸。

“鄙人苏凡,谢谢就不用了,我刚也摸了你那么久不是么?”苏凡笑着自我介绍道。

“你……哼!”

徐婉溪俏脸一红转过头去,这个小魂淡明明心地很好,为什么说话就这么讨厌呢?

“对了,你的病情只是被暂时压制住,想要治愈的话还需要几个疗程的治疗。”就在徐婉溪胡思乱想之际,苏凡出声道。

“啊?那怎么办?”徐婉溪一怔,苦着小脸问道。

那种痛间直是撕心裂肺,她真是一次都不想再尝试了。

“每过三个月给我摸…哦不,治疗一次。连续摸…咳咳,治疗一年。”苏凡像是舌头打结一般,说道。

“小流氓就想着占人家便宜……你是出山来松州当医生的吗?”

见苏凡穿着一身粗布麻衣,显然是从大山里走出来的。加上医术这么高超,所以徐婉溪推测他是去松州谋生的。

“不,我是奉婚约去找我老婆的。”

苏凡撇了撇嘴,想起师父曾说,要想知道自己的身世之谜,就必须要跟指腹为婚的林丫头洞房。

虽然苏凡有些诧异这种毫无逻辑的操作,好在那林丫头长得明眸皓齿的,是个不折不扣的大美人,苏凡便也欣然接受了。

“婚约?老婆?”

徐婉溪一楞,心中莫名的有点小小的失落,不知为何,竟是升上了一种较量的心理,问道:“她是不是长得很漂亮?”

苏凡闻言,随手从背包里拿出一张照片递给了徐婉溪,“这是她的照片。”

徐婉溪定睛一看,紧接着却是楞了楞,随后——“噗!!你确定她是你老婆?”

“是啊,长得不错吧?”

苏凡理所当然道,就算自己老婆很漂亮,你也不至于看到喷口水吧!莫非这钮取向不正常?

“哈哈哈哈,原来你好这口!”可徐婉溪却是忽然大笑了起来,让得苏凡一阵匪夷所思。

“什么情况?”苏凡纳闷的拿起照片一看,“蜗草!苍井……麻痹!这不是师父珍藏多年的宝贝吗!”

苏凡心中郁闷,开始认真的在背包里翻了起来。

“波多…小泽…松岛…蜗草!怎么全是师父的收藏,我老婆的照片呢?!”

在背包里翻了好半天,苏凡终于是找到了自己老婆的照片,再次递给了徐婉溪。

“这……这不是倾城国际的大总裁,林嫣然吗?!”徐婉溪看到照片上的绝美女人后,顿时是满脸不可置信的惊唿道。

“嗯?你认识我老婆?”苏凡一楞,问道。

“何止是认识……再说,整个松州又有谁不认识‘第一美女总裁’林嫣然?”

苏凡有些吃惊,原来自己老婆这么有名啊。

“你这个小魂淡,居然敢吹牛说林嫣然是你老婆。哼哼,露陷了吧!”徐婉溪一脸得意的笑道。

林嫣然可不止是松州第一美女总裁,更是与自己一起长大的好闺蜜!她有没有老公,难道自己还不清楚?